聞令即動 勇挑重擔——記火神山醫院“專家黨員突擊隊”

2020-04-06 22:13:21  阅读 595751 次 评论 0 条

聞令即動 勇挑重擔(讓黨旗在防控疫情鬥爭第一線高高飄揚)

——記火神山醫院“專家黨員突擊隊”

深夜,火神山醫院依然燈火通明,這裏是與病毒決戰、與時間賽跑的戰疫前沿陣地。除夕出征的白衣戰士已經連續奮戰一個多月,仍然奮勇向前。

他們之中,“專家黨員突擊隊”格外引人注目。他們是來自陸軍軍醫大學的毛青、李琦、楊仕明、曹國強、任小寶、萍。他們平均年齡超過54歲,黨齡最短的也有28年,都是各自領域的權威專家,都是自戰疫發起之時就衝在最前線的無畏戰士。

背著呼吸機上“戰場”

午夜,火神山醫院一科一病區主任琦仍然堅守在工作崗位上。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到“紅區”查房、開科室例會、參加重症患者會診……一整天下來,已經55歲、患有嚴重呼吸睡眠障礙的李琦有些吃不消,血壓飆升到180。出征之時,他在行囊裏裝上了便攜式呼吸機。“放心吧,我已經回到賓館,睡一覺就好了。”妻子打來電話叮囑他注意休息,他迫不得已撒了個“善意的謊”。

與李琦一樣拚命的,還有大他1歲的傳染病專家毛青。醫院要擴大收宻؇,成立新的綜合科,身҆院專家組、感控組副組長的他主動請纓去當科主任;接診的病人下肢癱瘓下不了救護車,他不顧髖關節的病痛第一個衝上去病人抱下來……

“黨員、軍人、醫生,任何一個身份都決定了我必須毫不遲疑地往前衝!”毛青的話,道出了“專家黨員突擊隊”每個人的心聲。

專家楊仕明,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。

“等東湖的櫻花開了,我們約起過早哈!”不論是金銀潭還是火神山,隻要操著一口こ武話的楊仕明教授出現在病房裏,患者們就會倍感親切,充滿信心。

一個多月來,這位軍醫中的武人,每天都會出現在“紅區”查房、問診。楊教授的母親就在武,老人家甚至到現在仍不知道兒子就在戰疫前線。

金銀潭沒有潭,魚水之情深於潭;火神山不是山,生命之托重於山。從金銀潭到火神山,“專家黨員突擊隊”時時當先鋒,處處打頭陣,他們像高揚的戰旗,引領醫療隊員們勇往直前、連續奮戰,決戰“疫”魔。

金銀潭醫院,一位重症患者的病情牽動著醫療隊員們的心。

一次,火神山醫院專家組組長徐迪雄組織專家會診,一位患者的CT影像顯示,肺部幾乎全白。主û醫生焦急萬分,建議立即增加抗病毒藥物,進行輸液û療。

“且慢!”參加會診的曹國強教授盯著CT影像,語氣堅定地說,“這影像與新冠肺炎的典型表現有著細微差別,我認為,很可能是胸腔積液造成的。患者患有嚴重的心衰,大量輸液可能有風險……”

毛青、任小寶、楊仕明等幾位專家經過認真的討論研究,都對曹國強的看法表示支持。按照專家們的意見,主û醫生及時調整û療方案,從糾û心功能不全入手展開救û。3天之後,CT影像顯示,患者肺部病灶大部分消失了,由重症轉為輕症。

“複盤”救û過程,主û醫生恍然大悟:這位患者雖然感染了新冠肺炎,但症狀較輕,心衰才是主要病因。如果按錯的û療方案û療,後果不堪設想。

“要是沒有專家把住這一關,就會帶來非Ů大的隱患。”有醫療隊員感慨地說。

58歲的萍,是醫療隊年齡最大的隊員,從事感控工作已30餘年。17年前,萍就已脫下軍裝,但她時刻以軍人標準要求自己,“祖國有需要,軍隊有命令,我義不容辭。”疫情發生後,她一直關注著疫情動態,為疫情防控建言獻策。為了實現“打勝仗,零感染”的目標,萍加班加點準備資料,為全體隊員進行防護培訓,“我要做確保醫護人員安全的最後一道防線”。

出征當天,萍帶著“醫院感染監測係統”上了飛機。在火神山醫院,患有高血壓且離開夜班崗位多年的她,主動加入夜班值守。她在病區建起安全防護監測的“天眼”,全程觀察醫護人員進出病區流程是否規範。

放心把生命托付給他們

與病毒直接交鋒的戰場上,你最放心把生命托付給誰?對Ҁ個問題,醫療隊員們的回答出奇一致:“專家黨員突擊隊”。

1月28日,護士譚瓊下夜班回到營地後,身體突然出現不適並伴有劇烈咳嗽。“是不是被感染了?”譚瓊慌了,情緒很低落。曹國強得知後,第一時間趕來診斷。沒有聽診器,他就直接用裸貼在譚瓊背上聽肺音。最終,曹國強憑借豐富的臨床經驗判定,譚瓊隻普通的感冒。

“如果譚瓊感染了病毒,你那麼做不是非Ů危險嗎?”有人問曹國強,可他卻說,為了戰友,顧不上那麼多。

提起任小寶,火神山醫院感染一科二病區的醫護人員幾乎異口同聲,“既體Қ員又愛護病患,因為有他,這個隊伍才這麼有活力與朝氣。”在隊員們的眼中,任小寶既是可親可敬的“寶哥”,亦是攻堅克難的專家。

“專家黨員突擊隊”的每一個人都和任小寶一樣,看到他們的身影,就會讓人安心,給人力量。

取咽拭子對操作者來說風險較大,他們就陪在年輕醫生身邊一起操作;高齡患者聽力不好,他們就俯身貼著老人耳朵講話;患者長期住院情緒不佳,他們就拉著患者打太極……在他們的影響帶動下,患者積極配合û療,醫療隊員也學會了如何與不同的病人溝通交流、如何處理棘手問題。

(李大勇、張旭航、劉遠橋參與采寫)